主页 > 新兴推荐 >蛋车慢速,请多包涵 >
2020-08-03

蛋车慢速,请多包涵

蛋车,慢速那天开在路上,看到一台货车,就行驶在我前面,本来也不以为意,却看到在车尾巴左下方有段文字,写着「蛋车慢速 请多包涵」,心里突然无限感怀。

我想像着车主或许曾经遇到过贪快的后车,可能被不礼貌的对待过,可能被长鸣喇叭过,所以才会不嫌麻烦地在车上贴了这短短几个字,也可能,就是一分体贴,让后面的来车放宽心,不必焦躁。

蛋车慢速,请多包涵

人生路上,你不知道对方身上背负了巨大的什幺的,你只是跟他擦身而过,你当然可以猛鸣喇叭,也可以咒骂对方不会开车,更能够摇下窗户,比个不雅的手势,但你其实唯一不尊重的,只有自己。

我又想到,或许,我现在也成了台蛋车。

我载着蛋,缓速前行,要去的方向,不管是哪里,都有女儿,我的速度不再如过往,不是因为我老了不行了,而是因为有我所珍惜的。

我也可能老了不行了,但也没关係,因为我有我所珍惜的。

你是台蛋车吗?

你遇过蛋车吗?

如果遇到对方没大方地写出来的蛋车,你是不会知道的,幸运如你我,能够开口骂人,都是幸运的,因为还有力气,还有余裕,有的人只能盘算着下一步,走一步算一步,他没有力气去怪别人的,他更不会轻易怪别人拖慢自己的脚步,因为,他认份地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问题,自己得承担。

而可以跑很快的我们,愿意稍稍体谅,慢一下下吗?

车祸的算数问题

我的母亲,因为被贪快的小货车从旁擦撞,伤到脑部,四十五岁就扭转人生,失去记忆能力了。

这件事,某种程度也改变了我们家,甚至我的人生。

所以,当我在路上时,我很自然地就会去计算,路程和时间的关係。

你知道,通常,我们在市区里要去的地方,距离大概只有两公里左右,就算三公里好了,你时速三十公里和时速六十公里,抵达的时间差多少呢?

算一下,我等你。

第一个,时速三十公里的话,是一小时的三十分之三,也就是六分钟。

第二个,时速六十公里的话,是一小时的六十分之三,也就是三分钟。

换句话说,虽然速度是两倍,但只有差三分钟到。

那,三分钟,你可以干嘛?

你其实没办法干嘛的,顶多再把手机拿出来,看一下对你近况一点帮助也没有的脸书近况分享。

可是,时速六十公里,在人群稠密的都会区,是有风险的,你可能会出车祸,更可能伤到别人。

只因为想快一点。

而且,只有快一点点。

那一点点,不会让你好一点。

那一点点,可能会是别人全部的人生。

二十年前钓虾场

那天去大学时代花最多时间的密闭空间-钓虾场,发现已经成为一个废弃的场所,整个被拆去,只剩三面墙,大喇喇地立在路旁,彷彿过往浴室常见的廉俗白色磁砖,在阳光下展露,也正像原本不该轻易被看见的衰败肉体,裸露在外,一种羞赧油然而生,我不知道是在为它的老去难受,还是为我自己的青春褪色成抽屉底泛黄的旧报纸,无人闻问只有衬底,且长年不见光一见光就是被丢弃的命运难受。

过往汽车机车快速奔梭,隔了条马路,数艘崭新蹦放光芒的雪白游艇,在金色灿烂的阳光底下,反射出连太阳都无法逼视的光泽,一副炫耀模样,让对面已成荒芜的钓虾场更显形秽。

肌肉不会永远紧实,皱纹总要出现,身上的线条迟早得往下坠,这不应当是该悲伤的事,那为什幺我觉得有点愁呢?

也就是对青春的追怀吧。

我发现,自己不时提起的事,竟已经都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些快意,那些奔放,那些不顾一切,那些恣意浪费反正还很多的青春呀,不只像小鸟一样不回来,根本是马斯克的火星计画,一路火箭喷射出发前去银河的最深处,而且还是光速,我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它一声也没听见。

我并不想跟我的青春告别,但他已经先走了。

而且没说再见。

彷彿一场没办的告别式。

你有同感吗?

各位,如果看完上面这段,会有同感,大概也已经是人家的爸爸妈妈了。

我常觉得很有趣,自己的言行,有时候为了跟孩子沟通,必须变得幼稚无比,当然并不是说我原本有多成熟,而是我必须试着跳到三岁的频道,那距离我现在有三十九年时间的距离,而更好笑的是,就像我前面说的,我其实,一直以为自己还是二十岁的大学生,那个熬夜在钓虾场里鬼混,跷课比坐翘翘板还多次的死年轻人。

要嘛幼稚,要嘛青春,我的年龄在这两个频道里跳动,但都不是我现实里实际的年龄,我的心智和真实有落差,而且这落差还不小。

所以,我常觉得自己是个偏差的父亲,不只行为偏差,心智也偏差。

这样的我,怎幺可能会是个好父亲呢?怎幺能是个好父亲呢?

这当然是我个人的问题,但我也不认为,绝对不会是每位父母的问题,谁敢大方地说他是个成熟大人,那我就想问他,难道你不想熬夜看剧大吃鹹酥鸡不管明天还要上班孩子要上学?谁不想随时放下就出国环游世界,等到户头没钱再去上班?

我猜,我们多少都是时空旅人,只是有点不完美,总落到错误的时空,要嘛三岁,要嘛二十岁。

但我们依旧坚毅地,无反顾地,继续这旅行。

蛋车慢速,请多包涵

请多包涵

我想,也没关係,至少我们意识到,别人身上有我们不知道的巨大,我们身上有自己也负担不起的巨大,儘管如此,我们还是每天露面,假装自己可以,扛得起孩子,扛得起孩子的学费,扛得起孩子的梦想,也扛得起自己已经失去梦想的现实。

也许,这样就够了,我们有努力地在表演。

毕竟,我们都是蛋车,都有珍视的彩蛋,而那珍视,让我们活着,那彩蛋,让我们放慢了速度,更不再随意地在人生道路上超速,因为想看到那彩蛋孵化,想陪伴那彩蛋走到人生下个阶段,想陪那彩蛋走红地毯,儘管,走过的我们知道,地毯那一端,并不总是美好,但我们想牵着彩蛋走红地毯嘛,不然,我们还能干嘛,我们都没有青春了。

让我再说一次,下次你如果在路上遇到我,

蛋车,慢速

请多包涵。

作者简介蛋车慢速,请多包涵

.广告导演、诗人、小说家、作词者、学学文创讲师、跑者。

.着作:《世界不会变好 但你可以》《药命》《跑在去死的路上,我们真的活着吗?》《文案力》《愿故事力与你同在》等。 

.执导柯文哲竞选广告「这一票,你听孩子的话」及蔡英文总统竞选广告「愿你平安」、「人民大声公」、「台湾队加油」。 

.「Google齐柏林篇」获选十大微电影,与张钧甯等合力创作高雄气爆、八仙尘爆诗词朗读。 

.全家与郑成功上岸后赐住安平古堡王城西,流放到台北做广告十六年。

.历任奥美、智威汤逊广告创意总监,幸运到曾是GUNN REPORT广告创意积分台湾第一名。 

.写了九本书、两首歌,和钢笔是舞伴。

.每天游自由式一公里或跑步五公里。

.相信创意就是生活的各种面向,觉得故事比权势强悍,认为如果抓到一个信念就要有抓到一个信念的样子,不然就别怕北七过日子。 

.做过的广告有:Google、NIKE、TOYOTA、Mercedes-Benz、MAZDA、纯喫茶、左岸咖啡馆、来一客、KKBOX、阳光基金会、天使心家族、伏冒加强锭、伏冒热饮、美粒果、7-11、靠得住纯白体验、惠氏S-26、SONY、ASUS、LUX、肯德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