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生物 >蛋糕师高龄考取中医‧奔波悬壶助贫众 >
2020-08-03

蛋糕师高龄考取中医‧奔波悬壶助贫众

蛋糕师高龄考取中医‧奔波悬壶助贫众现年60岁的刘玉枝在6年前到中国厦门大学攻读中医师学士学位,成为班中高龄的学生之一,她说,对中医不放弃,是圆她一生中最感激的人的一个承诺。已故拿督郑亚峇是她今生最感激和敬佩的人。是他让她卸下了蛋糕师厨袍,结束多年的甜蛋糕家族生意,一心朝中医师梦想前进。郑亚峇当年有四个杰出的徒儿,刘玉枝是其中一人,有者把郑亚峇称为“神医”。对于“慈善之父”师父生前常说,有爱心是成为一名中医师的先决条件,尽最大的能力给没能力又无助的贫众治病,是身为医师的最大使命,她紧紧记住了这句话,虽然梦想在她晚年才落实,但终究还是圆了。“很多人都很奇怪,为何我选择在我霹雳州的家乡开诊所,而不是槟城,还每隔两星期就独自乘搭两小时半的巴士返槟,却甘之如饴,那是因为我记住了恩师的话:哪里更需要我,我就往那里去!”刘玉枝未成为中医师之前,是一名蛋糕师,她和家人在霹雳州的家乡开了家蛋糕店数年,中医师于她是很远的一个职业,是这辈子想也不敢想和追求的梦。中医师这遥不可及的梦却在她54岁那年忽然落实了,这梦想虽然来得有点迟,却还是让她激动万分,在她退休的晚年可以回馈社会,一圆对师父的承诺,她说这一辈子的确是再没遗憾。刘玉枝在丈夫和孩子的下,2008年报考了中医师的双联课程,并且到中国厦门大学深造,圆了自己坚持了17年的梦想。“我和另一个同学是班上最高龄的学生,所以,我们都得比他人更加倍努力,我在自己的晚年能有这样一个学习和难得的机会,我真的非常珍惜和享受每个过程。”成了中医师后的刘玉枝两年多前决定在霹雳州的家乡开诊所,很多人都很好奇,目前居住槟城的她为何不把诊所开在槟城而选择没甚幺人气的小地方?还要舟车劳顿的槟城霹雳两头跑。“我只是觉得家乡的人医药知识贫乏,并且诊所不多,一生病就得大老远跑到城里求医,我觉得他们更需要我,这才不负我当中医师的初衷。”遇良师改写人生刘玉枝的中医梦是因一个人而起,也因为一个人而坚持,更因为这个人,才知道原来自己除了厨艺,医术也毫不逊色。“他就是我一生中最感激的恩人和师父拿督郑亚峇,他是荣科集团的创办人,也是德高望重的中医师,他行医都是以慈善为主,他,改写了我的人生。”她说,如果不是恩师看出她有行医的潜能,要收她为徒,她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一名中医师,甚至会觉得这想法非常荒唐。刘玉枝是于1989年到郑亚峇诊所看病时认识的。她说,自己很少看中医,但蛋糕师是个非常劳累且吃力的工作,导致她的腰部长期疼痛不已,听闻郑医师的精湛医术,才决定从霹雳到槟城给他看病。“他非常严肃,话也不多,给他看过病后觉得腰部痛真的改善很多,就持续到那复诊了。”她说,每次复诊,都总是排着长长的人龙,得等候很久。很多客人都是来自外坡,都是一大清早到来这里等候看病,觉得他们都蛮辛苦的。“眼见很多人饿着肚子,也要继续等,我看了于心不忍,就决定带亲手炮製一个50人份的大蛋糕来,分给大家吃,非常热闹。”就这样,带大蛋糕来分给大家吃逐渐成为刘玉枝的一个习惯,只是她没想到,半步也没出过病房的郑医师,也听闻了她分蛋糕的消息。“一天,郑医师在给我在给医治时忽然问我:你要学医吗?我一听就觉得好笑,我告诉他哪有可能,我啥也不懂,只会做蛋糕。”他说:“你很适合,因为你有一副好心肠。”刘玉枝有点惊讶,他怎会这幺说?但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她家开蛋糕店,要一个蛋糕师转去做中医师,有很大的难度。后来,也因为她腰患痊癒了,她再没过来。直到7年后,她的父亲中风,她在最无助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郑医师。“我找出了他的名片,没想到他还记得我,叫我马上把父亲送来,我就带了父亲去见他。”只接受郑医师三次针灸后,父亲就好了起来,此时,她的兴趣来了,她觉得郑医师的医术太神奇了!那天之后,她决定拜郑医师为师,向他学习中医术。丈夫孩子支持鼓励学医刘玉枝跟着师父学医的日子,她说是一段非常艰难却感触很深的时光。她每个週日即从霹雳到槟城学习一天,她说,看到丈夫二话不说地每个週日都带着孩子大老远的把她送去,内心充满感激。“我在学医的时候他都是带着孩子到处去逛,直到我学习完毕,如此这般好几年过去,他非常支持我朝梦想前进,这是我觉得最幸运的。”她说,6年前会下定决心去中国唸大学,就是丈夫和孩子们的全力支持和鼓励,否则,她也不可能坚持到今天。“1999年我决定结束蛋糕店,全力朝中医师领域发展。这家蛋糕店是我和家人的多年心血,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虽然大家都捨不得,但还是支持我的决定。所以,我想说的是,我能有今天,全靠家人给我的能量。”学针灸先针自己拿揑诀要她说,师父是个非常有纪律、严格也不轻言放弃的人,向他习医,虽然压力大,但受益良多。“师父曾在中国当过军医,也曾医治过中国前总理周恩来,正因如此他对我们的要求非常严苛,训练方式也与众不同。”譬如,她第一天上课,郑医师就将一本非常厚的草药书籍交给她,要她把书重抄一篇,并且要记下和熟读书内所有草药名称和功能。又譬如,学针炙时,他要他们先针自己,唯有针刺进自己的肉后,才能深切体会其中的感觉。“他要我们把针刺在手上后,再用那针刺的手来一口口吃完一整碗的粥,因为活动,手就会痛,越痛,也就可以磨练手的灵活度,因为针是刺在自己身上,我们也就会更能拿捏其中的诀要了。”就这样,他们常痛得想掉泪,但还是乖乖把整碗粥吃完,因为明白,这是师父的用心良苦。师父看诊反赠病人交通费“大家都说师父是个慈善家,我跟他学习了整8年,常常也感动万分,他真是一个慈祥的人,今天我能以医术助人,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和了不起的事。”她举例说,她常看到师父在医治一些贫民时,不但不收费,还拿出几百令吉塞给病人当交通费,因为他的病人多数来自遥远的乡间,都包德士前来看病。“原本,师父的诊所是免收费的,员工都是义工,都没发薪水,几年后,师父决定象徵性收费,因为他不忍心员工们辛苦工作后,半分钱也没有,他说,有收费也才能长长久久。”她说,师父是个非常有毅力的人,他可以为一些无法掌握的病而不休不眠研究草药书,直到有了头绪,才解开深锁的眉头,这些都是她见了很感动的事。继师父志向救助更多人在师父的诊所服务了8年,她说,最常收到最开心的礼物,就是庆满月的红鸡蛋。“我还记得当年师父的强项就是医治难受孕的妇女,他用药物和针炙作治疗,很多妇女之后都成功怀孕,我们看在眼里,也替他们开心不已。”她笑说,每回诊所收到客人送来的红鸡蛋,就会特别感动,感觉这份工作,真的很有意义。“还记得有个卅多岁的青年,7年前因为车祸而双眼失明,原本已经绝望的他来到了师父的诊所,在接受师父的第一次针炙后,眼睛就看得到了,他当场流泪,我们也一样。”也因为这样,更让刘玉枝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个像师父这样慈祥杰出的中医师,尽她的能力来救助更多的人。师父去世赴中国考医师2004年师父去世后,她难过不已,但也因为师父,她选择不放弃中医师这梦想。“师父的诊所关闭后,我到槟城其他医院的中医部服务4年,抱着和师父同样的理念继续中医师的理想。后来,在家人的鼓励下,我决定到中国唸大学,虽然年龄大了点,但我一点也不怕辛苦,因不想辜负师父的教诲。”她说,她考上中医师后,第一个想落实的,就是在自己的家乡行医,她说,这也是师父当年带给她的感动,服务那些没有能力也缺乏资源的人,是她的心愿之一。“虽然在小地方服务会遇上比较多的困境,而我因为家人在槟城也得两地奔波,但我还是觉得满足感很大。”见病人痊癒最开心开了两年多的诊所,日子不算长,但刘玉枝获得很大的成就感,她说,病人很多都是她熟悉的人,能帮助到他们,她觉得很开心。“有一名卅多岁的妇女三个月前来找我,她说,她双耳不知为何忽然就听不见了,去过很多医院治疗和检查,都说已经失聪,再也听不到了,结果我做了两次针炙,她就痊癒了,此时,她激动,我也激动,我想起当年师父成功医治病患后的情景。”还有一名妇女到来求医,但她观察后发现那妇女的一边脸有点不对劲,才知道她轻微中风十多年的后遗症,虽然妇女口口声声说老了无所谓,但她还是给她做了针炙,没想到下一次再见,她的脸没歪了,妇女感激,她也开心。接触尸体不觉恐惧在大学唸中医师的日子虽然累,但非常充实。她说她和另一名同学同是高龄学生,学习起来比较吃力,但她们都比他人更加倍努力。“中国的中医非常专业,他们都非常用功并且能力很强,看到他们,我才知道自己是小巫见大巫。”她说,在中国他们都会上解剖课,常接触尸体,她说,自己一点也不觉恐惧或噁心,这也是天性。“记得很多年前在乡下时,我表妹的12岁女儿车祸去世,我赶到现场时,我表妹还没到,我一看到她女儿就紧紧抱住不停地摇她,她的身体已经僵硬,相信断气满久了,那时我就知道,我并不怕尸体。”/副刊‧报导:林春莲‧2013.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