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生物 >嫌犯疑欠赌债图绑架‧女郎机警扮晕跳车逃 >
2020-07-02

嫌犯疑欠赌债图绑架‧女郎机警扮晕跳车逃

嫌犯疑欠赌债图绑架‧女郎机警扮晕跳车逃(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9日讯)一名台湾女郎申诉,她日前来马公干4天后,临上机离马时,邀约10年前在墨西哥共事的大马籍前男同事叙旧后,对方竟在送她到机场途中伺机以沾有不明液体的布块摀住其口鼻,企图将她迷晕掳走。所幸她佯装晕倒后趁机跳车逃脱魔掌,但她的护照、行李及财物却遭对方劫走。事后,朋友指这名前同事疑因欠下大笔赌债而企图绑架她。39岁廖姓女事主是于3月4日到大马出差,原定于同月7日下午离开大马转飞香港,但她在离马前,却险些被43岁刘姓男子掳走。令她不满的是,虽然她把这名嫌犯的一本过期护照交给大马警方助查,但事隔逾一个月,警方至今仍未上门调查嫌犯下落。女事主通过电话向《》投诉说,她是于10年前在墨西哥一家电子组装厂工作时认识嫌犯,虽然两人皆已离职,但一直都有保持联繫。“我原定3月7日下午搭飞机离开,当天中午12时就和刘姓前同事见面并一同吃午餐,过后他主动说要载我去机场,我没有怀疑,就登上他的白色丰田HILUX货车。”她指出,从吉隆坡到机场的路程原本只需50分钟,但她发现自己在高速公路上已90分钟,于是便询问前同事是否走错路。报案逾月无下文“当时他声称只需再多15分钟就可到达机场,我就没再怀疑。之后,他把我载到丹绒马林一处高速公路旁,然后下车到车厢取出一块沾有不明化学液体的布块,强行摀住我的鼻口。”廖姓女子说,当时她极力反抗,间中不断闻到刺鼻的气味,并开始觉得手脚发麻,她心想,倘若她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晕倒,于是,她灵机一动假装昏迷,让对方将她放开。“前同事以为我已晕倒,便準备开车离开,我趁他不留意,赶紧打开车门逃出车外,这才成功脱险,只是行李、护照和财物留在对方的车上,损失估计5000美元(逾1万6000令吉)。”她提到,她在逃出车外以后,曾一度打开后车门尝试抢回财物和行李,但前同事这时猛踩油门逃逸,导致她从车门旁跌倒在地,身体也因此而擦伤。“在护照也一併被抢后,我只得取消香港的行程,并在3月11日凌晨返回台湾。”身体被不明液体灼伤廖姓女事主披露,在前同事以沾有不明液体的布块摀住她的鼻口时,她极力挣扎,结果,对方为使她儘快昏迷,再取出一支装有不明化学液体的瓶子,倒在摀住她嘴巴的布块上,期间一些液体不慎溅到她的身体,导致她的身体被轻微灼伤。“我在脱险后,在朋友的陪同下到医院检查,医生在查看后只能确认这是具有腐蚀性的液体,但难以判断是甚幺液体,并指我的伤势并无大碍。”嫌犯常到赌场消遣廖姓事主在大马经历险些被掳绑的惊魂后,她返回台湾不久即接到其他友人的通知,指该名刘姓男子常常到赌场消遣,因此不排除对方可能欠下赌债无力偿还,因此布局绑架她以勒索赎金。“我和刘姓男子在墨西哥工作期间,还有共同认识一些也是来自大马的朋友。我是在事后从这些朋友口中得知他好赌的消息,因此怀疑他企图掳人是与钱财有关。”她说,她在事后曾把本身的遭遇分享到面子书上,过后即接到一名不明人士的电话,对方询问她是不是此案的受害人,并向她确认嫌犯的姓名。“过后这名陌生人即留下一句话:`怪不得他能一次过还清’,但对方没表明还清甚幺,便匆匆挂断电话,这让我更加怀疑整起事件是与钱有关。”提供嫌犯资料未见警行动由于廖姓女事主曾在墨西哥一家电子组装厂负责人力资源管理与行政工作,加上又曾与刘姓男子是同事,因此,她很快地便取得对方一本过期的影印护照资料,掌握了嫌犯的住址、全名和身份证号码,并在报案时向警方提供这些资料。警指正在确认资料然而,教她大失所望的是,警方迄今仍未对嫌犯展开调查行动。她直言警方的办事效率已让她对大马的印象大打折扣,并声称以后再也不敢来大马了。“事到如今,大马警方还是没有逮捕嫌犯侦讯问话,台北驻马经济文化办事处的代表也曾多次替我向大马警方追问调查进展,但警方只是表示正在确认对方的地址和资料。”她指出,这起案件有别于一般的刑事案,因她已掌握了嫌犯的完整身份资料且交给警方,因此警方只需上门扣留对方助查盘问即可,奈何警方却一直拖延,令她担心此案最终不了了之。电邮林冠英求助因嫌犯来自槟城,廖姓女事主在苦等不到警方採取行动下,唯有发电邮向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求助,希望林冠英能协助敦促大马警方儘速办理此宗企图绑架案。“是朋友建议我电邮向林总督(首长)求助,我已收到了林总督的回覆,他说已将我的电邮转发给相关单位,要求警方关注。”廖姓女事主目前人在中国工作,她说,她只能透过台北驻马经济文化办事处的台湾刑事调查局代表,向大马警方跟进此案的进展。警证实接获投报乌鲁雪兰莪警区主任苏克里受询时指出,警方确实接获廖姓女子的投报,指她被一名认识的男子企图掳走,但他无法向媒体透露案件的调查进展。他说,乌鲁柏南警局在接获事主的投报后已开档调查此案,惟他还未听取查案官的汇报,暂时不便发表谈话。台驻马办事处与警保持联繫台北驻马经济文化办事处的刑事调查局代表李坤达秘书指出,办事处时时刻刻都与武吉阿曼警方保持联繫,以了解此案的最新调查进展。“但截至4月14日,武吉阿曼警方仍未提供具体的回复,仅表明仍在向当地警方了解案件的详情和调查工作的汇报。”他说,台北方面并非要干预大马警方的调查工作,也绝非要向大马警方施压,只是希望能了解到案件的调查进展,以便能让事主掌握详情。/独家报导:曾文辉‧2014.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