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生物 >嫌犯坦承伤儿纵火‧称一手建立有权烧屋 >
2020-07-02

嫌犯坦承伤儿纵火‧称一手建立有权烧屋

嫌犯坦承伤儿纵火‧称一手建立有权烧屋(雪兰莪‧沙登23日讯)父亲怀疑4名孩子不是亲生骨肉,发酒疯致伤幼子复纵火烧屋一案,嫌犯在案发后口出狂言,向从医院折返的妻子说屋子是他建的,烧了可以再建回,又向巡警坦承亲手致伤儿子及放火烧屋子,要求警方立即逮捕他。53岁的黄姓男嫌犯在案发后向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巡警承认是他亲手致伤儿子,再纵火烧屋子,还要求警方逮捕他。同时,嫌犯也在妻子送幼子到沙登医院急救后折返回家看情况时称屋子是由他一人一手一脚建立起来,所以他有权利烧屋子,之后再重新建起来。初步鉴定精神有问题沙登警区主任阿都拉萨说,警方根据嫌犯妻子的口供,初步鉴定他患有精神问题。警方在逮捕嫌犯后隔天把他带往法庭申请4天延长扣留令,协助调查。“警方相信这起案件是家庭问题。"他说,警方也会于週一下午带嫌犯到马大医药中心检查身体,之后再把他送往精神病院检查,看他是否真如妻子所言患有精神病。他说,警方宣布侦破此案,但是起火原因仍不详,“警方正在等待消防鑒证组的化验报告。目前援引刑事法典324条文(伤人)及435条文(纵火)展开调查。"他说,警方已经向嫌犯、嫌犯妻子、孩子及数名邻居及目击者录取口供。“警方仍未向伤者录取口供,不过伤者情况稳定,额头、鼻樑及后颈有伤痕,左手骨折。"没喝酒时与妻儿关係好嫌犯没有喝酒时与妻子关係亲密要好,喝酒后完全变了样,把妻子当出气筒,粗言粗话对待,甚至曾出手殴打妻子,导致妻子每次在他喝酒后都躲得远远,仅在他过份辱骂时才顶几句。嫌犯的3名女儿及1名儿子对父亲经常发酒疯习以为常,都不会去理会,而其妻子则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会出言还击。遭父亲致伤的黄子根(15岁)在医院接受记者访问时说,虽然父亲时常酒后发疯,但是却很少骂他们,“妈妈才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但是妈妈很少顶撞他,只有在父亲过份辱骂时才会骂几句。"他说,父亲没有喝酒时非常疼爱他们,一家人的关係在父亲没有受酒精影响时非常要好,“父亲经常会跟我们聊天,一起吃饭。但是,他在喝酒后,我们就识趣不去招惹他。"他还说,父亲在他小时候曾因酒后殴打妈妈,之后就不曾发生动粗事件。由母决定是否探父“如果父亲有忏悔之心,即使他曾致伤我,但是我还是会选择原谅他。至于我会否在出院后去探望父亲,则要看母亲的决定。"受伤躺在病床上的黄子根如此说。他披露,他心里会想念父亲,但是如果母亲不让他见父亲,他还是会听母亲的话。“见不见还是要看母亲的决定。"他说,母亲是一名坚强的人,虽然长期被发酒疯的父亲辱骂,但是她仍会忍下来,“母亲在送我到医院时却哭了,我真的很难过。"他说,母亲在案发后曾到警局探望父亲,而警方已向母亲及姐姐录取口供。“医生说我的情况稳定,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却不知道何时能出院。"鲜少与邻居交谈嫌犯的邻居告诉记者,嫌犯一家人鲜少与附近的邻居交谈及来往。“不过我们经常听见他们的屋子传来吵架或嫌犯发酒疯后的胡言乱语,所以在案发前都不以为意,没想到他会发狂纵火烧屋子。"邻居说,嫌犯曾丢爆竹及玻璃出屋外吓人,使到邻居及路人一度害怕经过其屋外,“我们很少与这家人打交道。"邻居指出,嫌犯于20多年前曾到日本“跳飞机",担任建筑工友,因此屋子装修都是由他一人包办。“他们的屋子最近才刚重新装修,锌片包围整间屋子,相信是不要让外人或邻居窥看屋内情况。"同时,另一名邻居说,嫌犯的4名孩子长得跟他一模一样,不可能不是他的孩子,他的猜疑是多余的。儿:当时睡觉不知父进房黄子根说,案发时他正在睡觉,根本不知道父亲进入他房间,还出手殴打他。“当时我在迷糊间做出反抗,再逃到厨房,被听见吵杂声出来查看的母亲匆匆送往医院。"他说,他独自睡一间房,睡觉时并没有上锁,“我根本不知道父亲甚幺时候进来,以甚幺武器攻击我,到现在我仍然感觉模糊。"直接沖出房间他披露,当时他被父亲的举止吓着,极力反抗,顾不得脸上的伤痕,直接沖出房间。母亲听见有人吵架的声音出来查看,看见我脸部流血,立刻送我去医院。医生帮我缝针,整个过程我是清醒的。"他也说,案发前父亲并没有任何异样,也没有与母亲吵架,所以他不知道父亲致伤他及纵火烧屋子的真正原因。不过,他有提到,父亲时常说他们不是他亲生的,妈妈有想过为他们检验DNA(脱氧核糖核酸),但是由于没有多余钱,就说等卖了屋子后再作打算。‧2012.07.23